• 首页
  • 你所在的职位: 首页 > 正文

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2019-08-28 点击:1245

      次日夜间看《令人讨厌的松子的生平》,不到十分钟就开始鼻酸,看完后又感慨了很久,也不知哪里来之哀愁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童年时的松子

      松子的生平波澜壮阔,每一次都飞蛾扑火地为爱痴愚,相信大多数人口之存在中绝对没有这样的阅历——然而只是因为,咱不敢如此付出,咱一起算太多。可谁又没有那样一段极伤痛回忆?终究是女人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松子的经典鬼脸表情

      水尻松子的生平只得53年,却十张纸也写不完。

      它1947年出生于福冈,家境小康,安全长大,大学毕业后成为中学老师。因包庇学生偷钱被开除,急忙离家出走,日后开始她愈跌愈下的活计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松子被科学家男友打伤眼睛

      与新晋小说家同居,成日把打,更亲眼目睹男友被火车撞死;再与前男友的竞争对手同居,直接去和老伴打照面,再一次惨被抛弃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与男友的竞争对手同居

      自暴自弃去泡沫浴店做按摩女郎,爆红之后迅速过气,养了个拉皮条的小白脸,居然小白脸都要跟别的女人走。一怒之下松子痛斩小白脸。急忙出逃到前男友最爱的女作家太宰治自杀之处想一死了的,谁知时过境迁,此处的水已浅不过膝,松子没有死成,马上又跟了一番理发师,想要优质做人。不料警察追到,在押八年,出去以后理发师的儿子都会打酱油了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松子抱着花等待出狱的龙洋一

      它再次黯然离去,重逢当年使它离职的学员龙洋一,后半生不再有新的男人出现在他生命中,它甘愿做黑社会的婆姨,把打被骂被追杀,洋一入狱,它痴痴等其它,却等来一记老拳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从而松子对人生再无想法,这天就是吃饭喝酒,也不打扮收拾,成为痴肥垃圾婆。最后在江岸边被中学生用棒球棍击毙。

      松子之愚,目所共见。每爱上一度男人,它便倾出所有毫无保留。除了温柔的理发师,个个男人都揍她,松子总是鼻青脸肿,然而即便如此,它也乐于跟随那些男人下地狱。松子不知现代社会有节制有算计的柔情是什么,它的爱巨大而笨拙,轰隆隆开过来,要把世界都推到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松子父亲的日记,等待离家出走的松子

      在他的爱中,每个男人都会有沉重的压迫感,即使他们也爱他,也禁不住要揍她,借此稍稍逃脱如天罗地网般的爱。

      松子有没有错?松子的爱有没有错?龙洋一在胸中才意识,那样包容一切无计较的爱是神之爱,可是世人承受不帮,他俩在松子的爱中把全路苦难都转嫁到它身上。以此悲剧简直是黑格尔传奇理论的最好诠释:善之意图的冲突造成了悲剧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众目睽睽是一番辛酸有残忍的剧情,却拍得像童话一样漂亮,瞧的时光会笑,可看完却泪流满面,这种感觉我不希罕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世界对松子是毫不热情、甚至是冷酷的,但是松子作为人之本能是中心活下去。社会和群体、甚至家庭不送他融入的裂隙,它便自己去制造缝隙,扮演爱一个人口吧,总比孤独一个好,吵架和打斗也比一个人口发霉的好。

      松子的生平并没有崇高的佳绩、没有其他地方需要她活下去并且活得勇敢。但是千疮百孔的柔情可以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松子在身边遇到自己之兄弟和侄子

      松子的每一个男人都处于社会的下基层(潦倒的尚未发迹的才华作家、才华不甚高的有妇之夫、纯朴却缺乏深情的美容美发店老板、小混混学生),性格有着强烈的症结(脾气暴躁、背叛妻子、愚鲁、莽撞),都是普通女人所不会接近的,然而他们却构成了松子每次度过难关时唯一的最重要的理由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松子受伤绝望,不愿相信任何人

      它暗示自己,团结活下去不为自己,而是那个她深爱的人口。是这些男人,让他每次在觉得人生完结的时光,后续找到了呼吸的理由。

      把嫌弃的松子的生平:生而为人口,我很抱歉

      松子孤零零坐在身边

      我下它的童年看到他的晚年,其次它的灵秀起看到他的肥胖期,其次它的学员看到他的情夫,其次它的赞扬看至她的卖身,其次它的平凡看到他的入狱,其次它的一颦一笑看到他的死。我只记得其它一遍遍说,举重若轻,总比孤零零一个人口好。它的死原是初步的悬疑,却慢慢变成不可触摸的答卷。因为他绝对不会死得幸福。

    日期归档
    狗万会员登录 自主经营权所有© www.3rbnews.net 艺术支持:狗万会员登录 | 血站地图
  •